首頁 » » 這位孕媽失去了寶寶,但接下來的做法讓人肅然起敬!

這位孕媽失去了寶寶,但接下來的做法讓人肅然起敬!

作者:Jessica 發表日期:04 分類:

一大早,孕媽和老公走進辦公室,緊緊的拉住於主任的手:「主任,今天我要出院了,非常感謝這麼長時間的照顧,沒有你們,我可能堅持不了這麼久!」

主任也緊緊的握着孕媽的手:「你自己很堅強,我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情。」

淼哥唏噓不已,這位孕媽的確很不容易,孕中期發現雙胞胎中的一個發育異常,產前診斷中心建議終止妊娠,可畢竟是娘肚子裏的一塊肉呀,何況還在拳打腳踢的和媽媽打着招呼。

多方打聽,權衡利弊,過了最佳處理時機,眼看着寶寶越長越大。

產檢一直是找於主任的,醫者父母心,孕婦的糾結大家都能理解,主任總是花更多的時間去解釋,去安慰,去鼓勵……

幾次住院,幾次出院,想在子宮裏提前終止異常寶寶的生命,又想着出生後會不會有奇蹟。

孕媽多變的決定,並沒有讓我們頭疼,結果可能無法改變,但如何讓孕媽能接受,這不是簡單的醫療問題。

偶爾治癒,常常幫助,總是安慰。除了治病,更要注意病人的心理健康,這絕對不是一句空話。

等到必須手術的那一天,主任還語重心長的勸慰孕媽:等寶寶出來,我們請兒科醫生第一時間會診,有機會我們積極搶救,沒有辦法我們也要懂得釋懷。

手術很順利,寶寶很快被轉到了新生兒科,我們在手術室呆了一天,做完全部手術,已是累到頭暈眼花四肢無力。

回到病房,主任順路去新生兒科問問寶寶的情況,答曰請了多科會診,綜合評估後認為以目前的醫療水平,寶寶沒辦法存活,家屬已經放棄了。

主任怕病人難過,和淼哥一起去病房準備安慰一下,誰料一家人都很淡定。

孕爸對我們表示感謝,說寶寶已經走了,他提前安排好了捐獻遺體,市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已經把寶寶帶走,角膜、皮膚、骨頭……很多器官可以供給有需要的人。

說實話,淼哥當時的眼睛都濕潤了,這是多麼好的一家人呀!

懷胎十月,卻得知寶寶可能無法存活,父母的內心都會很痛苦,不甘不忍不得已,箇中滋味,只有經歷過這樣辛苦的媽媽們才能明白。

人的不幸有這樣或那樣,但她能把自己的不幸變成他人的幸福,無私地捐出寶寶的器官,讓寶寶能夠幫助到更多的人,這難道就稱不上偉大嗎?

今天在辦公室,淼哥提到了當時的感動,老公下意識的伸出雙臂,一手握着孕媽的手,一手輕輕的撫摸着。

孕媽是幸福的,左手被老公握着,右手被主任握着,一臉真誠的說:「捐獻遺體的事情,我提前不知道,但我也是這麼想的,感謝我的老公,這麼理解我。

懷胎十月不易,他是我的心頭肉,雖然他不能陪爸爸媽媽弟弟成長,但他曾經來過這個世界,他曾經親吻過媽媽,他曾經睜眼看過爸爸,他最後還幫助了一群需要幫助的人,他是個好孩子,他也值了。」

淼哥抓緊時間拍下這感人的瞬間,醫生、孕媽、孕爸,手與手的相握,心與心的相連。

產科是一個小社會,悲歡離合在這裏輪番上演,說實話,工作越久,淼哥越相信命運。不少規律產檢、未見異常的孕婦,寶寶在媽媽的肚子裏,就突然沒了。

真的要強調數胎動、數胎動、數胎動,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胎動是媽媽最主觀的感受,也是寶寶在肚子裏安不安全的第一手資料。每天要定時數胎動,胎動異常要積極去醫院。

寧可一千次狼來了,也不能放鬆警惕一次,因為這唯一疏忽大意的一次,就錯過了寶寶處理的最佳治療時機。

經常是寶寶一兩天不動了,孕媽才想到來醫院看看,聽胎心聽不到,一做超聲胎心沒了。

如果,如果早來一天,甚至早來半天,會不會有機會搶救?會不會結局不同?但世上並沒有後悔藥。

有的是臍帶的問題,有的是胎盤的問題,有的是先天發育的問題,有的是什麼問題到最後也發現不了……

怎麼辦?不介意找醫生吵一下,哭一下。滿懷希望生個寶寶,臨門一腳的時候寶寶沒了,誰能輕易釋懷?!

淼哥總是願意耐心的聽她們申訴,大多數情況下,對方並不是真的想找茬,她們只是想宣洩一下自己的情緒,我們醫生為什麼要急於推卸責任或者針鋒相對呢?

再委屈,有胎死宮內的寶寶委屈嗎?再有壓力,有失去寶寶的孕爸孕媽壓力大嗎?

積極處理,避免生產時候的二次損傷;認真分析,找找寶寶逝去的原因;暖心安慰,半年以後再次懷孕,不要氣餒……

不能奢求所有的人都能像這位孕媽,能以一種積極樂觀的心態處理好失去寶寶的現實,但淼哥真心希望那些失去寶寶的孕媽能早點兒從悲痛中走出來。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災難如果已經發生,那麼你的選擇決定你是否能夠再次成為強者。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願全天下的媽媽都能幸福而快樂的生活,所有的一切源於內心的強大。

加油,我們永遠在一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246680_502025

Tag:
本文鏈接:https://www.hair-add.com/105962.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