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被求婚」五次終待嫁 罕見病藥企巨頭夏爾併購成長史

「被求婚」五次終待嫁 罕見病藥企巨頭夏爾併購成長史

作者:Susan 發表日期:04 分類:

據彭博社消息,日本製藥大佬武田對愛爾蘭製藥商夏爾(Shire)又提出了新的收購報價,達到460億英鎊(約合640億美元),這已是前者自2018年3月底表明有意收購夏爾後提出的第五輪報價。

武田終於等來夏爾的鬆口,後者董事會表示「有意願向股東推薦武田的第五次提案」。同時,夏爾還同意將英國收購規則設立的提出正式收購提案的最後期限4月25日延長至5月8日, 讓有意向的公司繼續談判。

對於武田來說,本次收購一旦成功,不僅將成為日本歷史上最高金額的收購案,也是近10年來全球製藥領域收購金額第三大併購案。目前,武田30%的銷售來自日本國內,如與夏爾的收購案最終談攏,其將增加美國市場逾90億美元的收入。

夏爾分支機構遍佈世界各地,擁有22000名員工,為全球意義上的罕見病藥企巨頭。旗下業務非常廣泛,涉及包括多動症,乾眼症,出血性疾病,α-1抗胰蛋白酶缺乏症,飲食障礙,法布雷症,戈謝病,甲狀旁腺功能減退等一系列罕見疾病。

通過收購成為罕見病藥企巨頭

夏爾成立於1986年。創業伊始,罕見病並不是其主要目標。早期的夏爾主要開發鈣片,治療和預防骨質疏鬆。

之後不久,意識到必須開發更具挑戰性的項目才能站穩腳跟,夏爾開始研發新藥治療神經退行性疾病,包括阿爾茲海默症以及腎衰竭等。

成立後的第十年,夏爾開始首個戰略收購,於1997年買下Pharmavene和Richwood製藥,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在此後的二十年里,夏爾完成近20多次收購和整合。通過一次次收購,夏爾成長為今天的罕見病藥企先鋒。

2005年,通過對TKT公司的轉型收購,讓治療罕見病的溶酶體貯積症生物療法進入視野,夏爾至此開始正式進入罕見疾病領域。

2007年,夏爾通過收購New River製藥公司進入多動症領域。2008年,收購Jerini公司後夏爾開始關注遺傳性血管水腫(HAE)。

從2013年到2016年,夏爾通過收購實現多個重大戰略轉型:通過收購SARcode進入眼科,收購ViroPharma和Dyax擴大遺傳性血管性水腫業務,通過收購NPS加強胃腸疾病業務。

時間轉至2016年,夏爾一舉出資320億美元收購Baxalta。這是百特國際(Baxter)的剝離公司,專注血友病藥物開發。憑藉這起收購,夏爾一躍成為全球罕見病領域的領軍企業,夯實了全球生物技術公司的領先地位。這個收購也是迄今為止夏爾完成的最大規模收購。

通過收購Baxalta,夏爾獲得三個新的治療領域(血液學,免疫學和腫瘤學),員工人數增加三倍,不僅獲得多個市場領先的藥物,也增加了其臨床開發項目。夏爾已經在為全球數百個國家提供藥物,包括中國。

果斷剝離非核心業務 專注罕見病領域

收購的同時,夏爾也在果斷剝離非核心業務,專注罕見病領域。

4月16日,夏爾表示,已與詩唯雅達成明確協議,以24億美元將腫瘤學業務出售。

夏爾行政總裁Flemming Ornskov表示:「這項交易對於夏爾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它展示了我們產品組合的明確價值。雖然腫瘤學業務可以帶來高增長和盈利能力,但我們認為該領域並不是夏爾長期戰略的核心。我們將繼續評估我們的產品組合,尋找機會釋放更多的價值,並通過有選擇地處置非戰略性資產強化我們在罕見疾病領域的領導能力。」

2011年,夏爾以7.5億美元收購專注糖尿病足治療的Dermagraft。但這家公司被併購後經營一直不太順利,先是因為臨床實驗失敗放棄下肢靜脈潰瘍的研究方向,後又被「踢出」醫保目錄。2014年,夏爾果斷將Dermagraft出售,寧可損失6.5億美元。而當時市場對此一致好評,有行業分析師認為夏爾的剝離有利於其專注於主營業務。

「我們希望能夠通過戰略投資把臨床價值和商業價值最大化。」Flemming Ornskov表示,無論是併購還是剝離,夏爾始終以專注罕見病主業為基本原則。

但今年以來,夏爾面臨巨大財務壓力,並降低了預期財務目標。公司此前表示,由於來自低價仿製藥的競爭以及競爭對手新藥的上市,預計無法達到2020年收入200億美元的目標。

夏爾的重磅品類血友病產品,面臨着強大對手的競爭。據高特佳投資集團投資研究部行業研究員陳靜介紹,A型血友病領域,目前已上市的最具突破性的藥物是羅氏的Hemlibra,該產品在2017年11月獲批上市,獲得突破性藥物和孤兒藥資格。對比傳統療法,該產品優勢明顯:一是全球首個皮下注射藥物,給藥方式優於傳統的靜脈注射;二是給藥頻率為每周一次,系迄今為止有效時間最長的藥物;三是不會出現抑制物問題,且對於已產生抑制物的A型血友病患者,也能起到治療作用。

陳靜表示,專家預測峰值銷售額可達到50億美元,並嚴重擠壓夏爾等競爭公司的市場份額。

Flemming Ornskov表示,夏爾的收入將在五年內增長兩倍,達到150億美元,而預計的200億美元有點「狂想曲」的意味。他還表示,行業分析師對夏爾2020年收入的預估約為170億美元。「整個行業都有所變化,而且我們正面臨着一些額外的血友病治療領域的競爭。」

這個競爭對手就是羅氏。

隨着大型企業尋求拓寬業務渠道,今年製藥行業掀起併購風潮。武田收購夏爾或將成為今年以來最大藥企收購案。

實際上,夏爾長期以來都被看做潛在的收購標的。

肉毒桿菌產品保妥適生產商艾爾建前不久曾表示在考慮發出競購要約,後因股東放棄而作罷。2014年,美國製藥商艾伯維也差一點成功收購夏爾,但美國稅收規則調整導致此次交易破裂。

曾從事多年併購業務的盛天資本董事長吳宸介紹,在併購案中,以小博大是常見狀況,尤其在跨境併購中,多採取現金收購方式,一方面避免股權被稀釋,另一方面資金的調配能力以及對金融工具的創新使用能力得到極大的體現,從而協助上市公司用極高的槓桿完成蛇吞象式併購。

武田收購夏爾雖尚未落定,但從夏爾目前的狀況來看,30年來的逐步戰略調整,已使其在罕見病領域有一席之地,但主業面臨着強勁競爭對手的狀況下,通過被收購納入巨頭版圖,獲得更多資源謀求發展,不失為良策。「武田製藥能否完成這次收購,尚屬疑問。無論是巨大的金額還是收購策略的安排,對武田都是極大挑戰。」吳宸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9704036_139908

Tag:
本文鏈接:https://www.hair-add.com/114997.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