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醫患故事] 用愛澆灌生命之花

[醫患故事] 用愛澆灌生命之花

作者:Hannah 發表日期:04 分類:

用愛澆灌生命之花

2018年3月底,來自儋州的乳腺癌患者陳阿姨在家人的陪同下再次來到海南省腫瘤醫院進行住院治療,但此行對陳阿姨來說卻意義重大,因為籠罩在她心頭半年的心病,那遲遲未愈的左側乳房術後傷口,終於在腫瘤醫院醫護人員的精心醫治下完全癒合了。「真沒想到我乳房上的大洞竟然能長好,若不是遇到這些醫術高超、心有大愛的醫生護士,可能幾個月前我就因為中度抑鬱症自殺了斷了。」如今,陳阿姨順利走出人生陰霾,終於安心進入了全新的放療療程。愛,是一劑良藥,它讓絕望的生命絕處逢生。

01

瘤取出了,傷口卻不愈

2017年8月的一天,陳阿姨平靜的生活被一紙診斷書徹底打破。她看着「乳腺癌」的診斷結果,瞬間感覺人生無望,仿佛拿到的是一個死緩判決。回想就在幾天前,她無意間摸到左側乳房有一個不疼不癢的小腫塊,就去醫院做了檢查,誰知結果卻如此出人意料。

「得知患病後,我被一種無法控制的恐懼感籠罩着。好在家人一直陪在身邊給我安慰,為我打氣,我才最終鼓起勇氣面對這個病。」陳阿姨說,她的病剛確診,在深圳工作的大女兒小炎就果斷辭掉了工作,選擇回家貼身照顧她。還在讀大二的小兒子也很懂事,一直鼓勵母親治病。2017年8月29日,陳阿姨在家人的陪伴下,在外院接受了左乳腺癌保乳術。

手術進行的很順利,那個30mmX30mm的小腫瘤也被成功取出,術後病理提示需進行化療。一切本應該向着好的方向發展,可沒曾想術後的陳阿姨在出院養傷等待化療期間,因引流瓶引不出血水,導致乳房傷口發炎。她輾轉海口多家醫院治療,傷口炎症卻總不見好轉。

陳阿姨術後已接近一個月,而 「術後一個月內」正是對患者進行術後輔助化療的最佳時間。作為高復發風險患者,化療帶來的傷口持續不愈,致命風險遠低於癌症復發,經綜合考慮,2017年9月20日,陳阿姨接受了第一次化療。

「術後三個月,我的手術傷口一直沒好轉,還會有難聞的血水從傷口內滲出,這讓我非常絕望,感覺它像是在提醒我,我的病沒得治了。」陳阿姨告訴筆者。

02

當生命遭遇病痛碾壓,她選擇了自殺

對陳阿姨來說,除了傷口不愈的困擾,化療產生的嚴重副作用無疑是雪上加霜。

「化療後,我脫髮、食欲不振、體虛乏力,長期失眠,感覺自己就像行屍走肉。化療會造成血液里白細胞減少,我就打了升白針,沒想到這副作用我根本頂不住,骨頭酸痛就像被鉗子夾住一樣。」陳阿姨告訴筆者,化療兩個多月以來,她從原先的105斤瘦到92斤,扛到11月底的第四次化療,她就徹底崩潰了,只想着放棄生命不再給家人增加負擔。

從陳阿姨手術就一直陪在身邊的小炎,目睹了她母親四次求死的經過。「出走、跳河,割腕(吃安眠藥),跳樓,這些尋死的方法她都用了。」小炎說,從母親精神抑鬱出現自殺徵兆後,父親也辭去了工作,和她一同照看母親,就怕照顧不周母親出現意外。

據小炎講述,陳阿姨的前三次自殺發生在儋州老家,尤其是割腕那次最為危險。那段時間陳阿姨心情不好,把心封閉起來,家人每天都會開導她。出事那天,她還說要堅強起來,沒曾想當晚就割腕了。「事發當晚她睡得早,幸虧表姐有事找她,叫門不應才引起警覺。我們合力頂開門,看到她手腕在流血,她還吞下了治療她失眠的20片安眠藥……我們趕緊送她去醫院包紮、洗胃,要不真就釀成大禍!」

對於2017年12月23日的那次醫院跳樓事件,小炎至今心有餘悸。小炎回憶,那天午後,她在病房午睡,正巧父親下樓取東西,母親就趁人不備悄悄推開了病房窗戶從七樓往下跳,好在窗戶縫隙較小她被卡住了。「隔壁屋的阿姨開窗時發現有人掛在窗外就大聲呼救,我才被瞬間驚醒。護士們及時趕到,一把抱住母親,小心將其拖出,才再次讓她化險為夷。」

陳阿姨的過激行為一次次牽動着家人和醫護人員的心。為了控制患者情緒,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2017年12月,在醫生的建議下,家人帶着陳阿姨去海南省安寧醫院做進一步檢查,檢查結果顯示,陳阿姨患有中度抑鬱症,需服藥治療。小炎說,「媽媽的情況需要長期服藥,有時她會抗拒不願吃,我就像哄孩子一樣哄着她吃,就像她小時候照顧我一樣。」

03

別再做傻事,你的病我們有辦法

在治療抑鬱症的同時,懷抱最後的希望,陳阿姨一家慕名找到了海南省腫瘤醫院原腫瘤綜合(一)科(現更改為胃腸外科二、乳腺中心)趙曦主任及其團隊尋求更加專業的醫療救治。經檢查發現,患者的未愈傷口有半個巴掌大小,暴露在外的創面形成一個大潰瘍,呈邊長為6公分的等邊三角形。在保乳手術的皮瓣下方還有一個直徑7公分的大空洞,有惡臭液體不斷流出。傷口已形成慢性的肉芽創面,傷口長久不愈與患者自身機體條件和術後傷口處理不當均有一定關係。

「患者的心病來源主要是乳房傷口,還有就是化療的副作用。在目前已完成4次化療的情況下,完全可以調整治療方案,停止化療,滿足她治癒傷口的迫切需求。雖然患者有過多次過激行為,但她的病我們是有辦法的,我們會選擇繼續為她治療。」趙曦主任還告訴筆者,陳阿姨的乳腺癌屬於中早期,治療預後較好,病人家屬付出很多,丈夫女兒雙雙辭職陪護,這對普通家庭來說難能可貴。「我們團隊有足夠的信心用最大的溫情去感化患者,盡全力幫助這個家庭。如果現在放棄醫治,這個家庭可能就真正悲劇了。」

就這樣,趙曦主任為陳阿姨量身制定了全新的治療方案。只因一句「你的病,我們有辦法」,2017年12月底,陳阿姨再次投入治療,為久治不愈的傷口做最後的努力。

為了使術後留下的乳房空腔儘快收縮癒合,醫護人員為患者進行為期20天的真空負壓引流和三次清創縫合手術。陳阿姨的肉芽生長特別緩慢,原計劃進行10天左右的負壓引流就能使創面拉合,最後生生用了20天才達到效果。與此同時,趙曦主任在春節前後為患者進行了三次清創縫合手術,進一步促進傷口癒合進程。據趙主任介紹,第一次手術主要是清創,將乳房皮瓣下的空洞打開,徹底清理創面,配合負壓引流,縮小乳房下空腔。第二次是進行皮瓣轉移,處理整個乳腺皮膚的潛行滑行皮瓣,把乳腺下的組織整個往上挪,再將皮瓣移上去,把大部分創面覆蓋住。第三次是將張力比較大的小缺口再次進行拉合,完全覆蓋創面。據了解,首次的清創手術後,陳阿姨就因傷口的顯著改善情緒緩和很多,治療配合度空前提高。

除此之外,醫護人員的日常護理也體現出滿滿的人性關懷。護士長寧秀婷特意將陳阿姨安排在離護士站最近的病房以方便查房、照顧;同為儋州老鄉的護士黎八妃經常抽空到病房「串門」,陪阿姨話家常;管床醫生蒙燕密切關注患者病情發展,及時調整治療方案,對患者進行針對性心理疏導;此外趙曦主任還多次邀請臨床經驗比較豐富的邵永孚副院長、錢永主任等進行專門查房,給予專業的治療指導建議……慢慢的,陳阿姨變了,她從最初對人「愛答不理」到後來「主動搭話」,醫護人員用實際行動逐漸打開了陳阿姨冰封的心扉,把她從抑鬱、焦慮的情緒中解脫出來。隨着傷口的日漸好轉,陳阿姨的抑鬱症也由中度轉為了輕度。

04

有一种放心,叫一家人的健康交給你

在治療過程中,陳阿姨和家人最信賴的人非趙曦主任莫屬,這種信任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沉澱於長期的治療過程中,生長在細碎的朝夕相處中,是那一件件令人動容的小事匯聚成一條愛的紐帶,連結着真摯純粹的醫患感情。

「趙曦主任為人很實在,他是那種設身處地為病人着想的好醫生。因為我的傷口很難癒合,趙主任就特意從廣州為我帶來一種消炎、促進肉芽生長的銀離子敷料,免費讓我敷用。我出院回家的時候,他還特意將敷料剪切成塊,方便女兒為我更換。」陳阿姨講起趙曦主任的好,立刻變得滔滔不絕。她告訴筆者,之前在醫院化療的時候胃口不好,吃不下飯,為了保證她的營養,趙主任就邀請她和家人到他附近的住所煮東西吃。不僅如此,無論手術多晚,趙主任都會在下班前來到陳阿姨病房看傷口,為她親自換好藥後才離開。在回老家養傷期間,他還囑咐小炎把每天為母親換藥的照片定時發給他,有疑問就留言,他們看到就會及時回復。「我們跟他非親非故,他卻這樣照顧我們,真是醫者父母心,如果我再做傻事,真是對不住他們這些好醫生了。」

趙曦主任告訴筆者,腫瘤患者是很特殊的群體,疾病給患者身心帶來極大傷害,病人術後還需要經歷長期的放化療,醫生對病人進行跟蹤隨訪很重要。「為了加強醫患互動,科室一直使用醫生隨訪平台(醫隨網)關注科室出院後的病人,只要他們願意都可以加入。患者可在平台上定向發佈消息,只有相關管理組醫生可以看到信息,並隨時給患者建議。」小炎說,2018年3月中旬,她把和媽媽外出打羽毛球的照片通過醫隨發給管理組醫生。趙主任看到照片及時給她留言,說儘量不要打羽毛球,運動劇烈,怕對傷口恢復不好。

正是這一點一滴小事的累積,才讓陳阿姨一家對趙主任及其團隊的醫術和醫德充滿信任。他們介紹親朋好友來海南省腫瘤醫院體檢身體,甚至小炎父親的眼睛裏長了一個眼瞼腫物,他都特意來海口找趙主任為他切除。2018年3月16日,趁着陳阿姨來醫院檢查傷口的空擋,小炎父親又請趙主任為他微創切除了結腸息肉。「我相信趙主任,我願意把健康交給他。」小炎父親憨厚地說。

對陳阿姨來說,從去年八月查出患癌到接受乳腺癌保乳術;從術後七個月傷口不愈、飽嘗化療煎熬到今天的傷口痊癒、順利接受化療;一度中度抑鬱的陳阿姨四次自殺未遂,最終在醫護人員的大愛醫治和家人的溫暖守護下逃過了命運的致命一擊。是愛澆灌了即將凋零的生命之花,讓它重新煥發生機;是愛完整了一個家庭,放它繼續在時間的長河中一展芳華。

小炎的文字體現母女情深

文&版式/賈慧娜 審稿/趙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981547_762407

Tag:
本文鏈接:https://www.hair-add.com/104432.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