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從1918到2018:回望百年大流感!小編讀過的最全面的流感歷史!

從1918到2018:回望百年大流感!小編讀過的最全面的流感歷史!

作者:Jennifer 發表日期:04 分類:

流感百年大歷史

溫馨提示:該文章稍長,但完整閱讀後會令您有所收穫。

在過去的300年中,每個世紀大約有三次流感大流行。

20世紀全球曾發生過4次流感大流行,有2次是首發於中國:

1918~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由H1N1亞型流感病毒引起)

1957~1958年的「亞洲流感」(由H2N2亞型流感病毒引起,首發於貴州)

1968~1969年的「香港流感」(由H3N2亞型流感病毒引起,首發於香港地區)

2009年的「禽/豬流感」(由新型H1N1亞型流感病毒株引起,首發於墨西哥)

所以中國被認為是流感的多發地,甚至是發源地。

100年前,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流感,席捲全球,感染了三分之一的世界人口(≈5億人),奪走了5000萬至1億條生命,被認為是「最大的醫學大屠殺歷史」。僅此一年的死亡人數就超過1347-1351年四年因黑死病(鼠疫)死亡的總人數。而且健康人是重災區,死亡率最高,特別是20-40歲的人。

1918年流感症狀非常罕見,一位觀察者寫道:「最突出的併發症就是粘膜出血,尤其是鼻、胃和腸出血,甚至耳朵流血和皮膚點狀出血。」病毒直接導致肺大量出血和水腫而死亡,而更多的死亡則源於繼發感染——細菌性肺炎。

這次流感大爆發,首先發生在美國的堪薩斯州,從「重流感」正在擴散的哈斯克爾縣行進到福斯頓軍營,迅速擴散到美國費城、紐約等大城市,然後搭乘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軍艦播散到全球各大洲。在1918年3月到10月的六個多月內,造成了5000萬人死亡。

其致病病毒後來由美國CDC的科學家重建,認為是阿拉斯加永久凍土帶里的H1N1病毒,有類似西班牙流感病毒的結構,所以被冠以「西班牙流感」,其實起因和西班牙半毛錢關係都沒有。僅有的關係就是,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西班牙因中立而如實報道了流感在西班牙造成的影響,而參戰國都壓着不報,怕動搖軍心。結果西班牙糊裏糊塗的成為這次大流感的替罪羊!實在有些冤大頭。

這永久凍土帶的病毒一旦甦醒,就象困獸衝破藩籠、惡魔跳出潘多拉盒,在第一輪傳播小試鋒芒之後,開始滿血復活,在人體這個優良培養基中進行了稍許改良後,大大提升其殺傷力,搖身一變成為迄今為止最具毀滅性的病原體,凡被傳染上的無一倖免。致使同年的第二輪流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舉掃蕩了美國乃至全球的軍營、城市和鄉村,包括醫生也不能倖免。死亡不僅造成醫生和護士缺乏,連安葬死者的人手也稀缺起來,屍體經常來不及掩埋。死亡給家人乃至社區和整個城市的人造成極大的心理傷害和恐慌。

死亡來得太快!《美國醫學會雜誌》報道:「一個健康人下午4點首次暴露出症狀,於次日上午10點死亡。」一名美軍醫在信里這樣寫道:從發病到死亡,只需幾個小時…太可怕了!人們站在那兒就可以看到一個、兩個或二十個可憐的傢伙像蒼蠅一樣倒下……我們平均每天死100人……所有人最終都死於肺炎…我們失去的護士和醫生數目慘不忍睹,必須用專列來運送死者。好幾天沒有棺材了,屍體堆積如山……。」流感最為慘烈的一周是1918年10月16日那周,單費城因流感死亡就有4597人。

這在當時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混亂和恐懼感。以下是對當時現狀的描述「現實使人無法恢覆信心,也摧毀了權威的公信力。人們覺得沒有人可以求助,沒有人可以依靠,更沒有人可以信任。」

結果,美國的死亡人數還不是最多的(67.5萬人),反倒是印度死亡了2000多萬人,1918年印度孟買流感最高單日死亡率幾乎是1900年黑死病的兩倍。英國也死亡了20萬人。而德國則因這次流感,在戰勝收關之時,不得不放棄唾手可得的勝利果實,宣佈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戰因1918年大流行改變了對決雙方的結局,人命兮!天意兮!

而這次「西班牙流感」在掃蕩一圈之後,絕塵而去!是使命完成,還是死亡來得太快,所以去得也快,反正在18個月內這「西班牙流感」就從地球上銷聲匿跡了。

60年前,還爆發了一次全球大流感,比起1918年的大流行只能是小巫見大巫了,所以只歸到2類流感爆發。這就是「亞洲流感」。從1956年初持續到1958年的禽流感,起源於中國,是一種野鴨子結合已有人類的突變株(H2N2)。首次爆發在中國貴州,1957年2月蔓延到新加坡,4月到香港,6月到美國。與1918年大流行不同的是,這回受傷害的主要是老年人。世界各地死亡人數的估計有很大差異,從100萬到400萬不等。美國的死亡人數約為69800人。這比起1918年的結果要溫和得多。

1956年的中國境內,遠離貴州的石家莊也爆發了流行乙型腦炎,當時的國家總理周恩來請四川梓潼的名中醫蒲輔周,也是總理的保健醫,為石家莊流腦把脈開方。蒲老結合運氣學說,根據石家莊久晴無雨(屬暑溫)的氣候情況,用清熱解毒養陰的中醫思路,投以白虎湯這一中藥方劑,通過清熱透邪治療石家莊的流感,大見奇效,治癒率高達90%以上,療效遠超世界水平,拯救了上萬人的生命。

1957年北京也開始流行乙型腦炎,而北京人沿用白虎湯則大失所望,收效甚微。此時蒲老捻須沉思,從當地的氣象和當年的氣運方面,考慮到北京多年陰雨連綿,濕熱交蒸,屬濕溫(不同於暑溫)。就轉換策略,改用杏仁滑石湯、三仁湯等中藥方劑化裁,以芳香化濕和通陽利濕的中醫思路進行治療,使疫情很快得到控制。

1958年廣州流行乙型腦炎,國醫大師鄧鐵濤針對暑熱伏濕之證,同樣用中藥對證施治,療效亦達90%,大大降低了死亡率,同樣挽救了上萬人的生命,且無後遺症。

其實,中醫並不因為沒有微生物學說就束手無策。相反,中醫不僅能治療傳染病,其療效甚至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這是因為中醫辯證論治,並不糾結致病的是病毒還是細菌或是其它什麼病原體,但看重人體發病時表現出來的症狀,即人體對致病因素的反應,包括人體對時令氣候的反應。所以,蒲輔周特彆強調治病「必先歲氣,勿伐天和」,提出「治急性病,重在掌握季節之常變,辨別主次用藥」。正所謂:不知年之所加、氣之盛衰、虛實之所起,不可以為工矣《黃帝內經●五運六氣》。工者,醫者矣。就是說真正的醫者,必須了解歲月氣候的盛衰變化,順天時、應地利、求人和,才可能治好病!這是中醫理論體系中天人合一的具體體現,也足見中醫診治系統之高深複雜,也是單純抗病毒治療思路不可比擬的。所以,無論是H1N1還是H2N2,還是其它什麼病毒,只要辯證正確,施治得法,絕大多數都會覆杯得愈。所以,相較於全球流感高死亡率,中國地區流感的死亡率要低很多。

10年前,2009年的流感是最近的一次流感大爆發。還是在春季,還是甲型H1N1流感病毒,但以一種變異體從墨西哥開始迅速向全世界傳播開來,真的是揮不去的噩夢,在不到100年的時間H1N1又捲土重來。因其傳染性強,傳播速度快,流行強度大,到了6月,世界衛生組織將其預警級別升至最高級別6級;11月全球207個國家和地區報告了實驗室確診的甲型H1N1感染的病例,總數超過62萬例,包括7820餘例死亡病例。從2009年4月到2010年4月,CDC估計有6080萬例感染,全世界有151700-575400人死於這場流感,其中年齡小於65歲的死亡者佔到了80%,這明顯不同於普通季節性流感。

這場大流行給南半球的澳大利亞造成了極大的恐慌,以致墨爾本、悉尼幾大港口城市緊急實行隔離政策,學校放假、工廠停工,人人自危,以在家自行隔離來響應政府規定。但有一則當時的新聞卻讓外界羨慕不已,一艘剛剛回悉尼的遊輪被政策阻擋在港岸之外,不讓遊客上岸,為此遊輪不得不停靠在港口周邊,還得為遊輪上的遊客提供一周的免費吃住。

當時筆者剛剛寫完博士論文準備回國,因為隔離政策而無法離開墨爾本,故不得已在墨爾本滯留了一個月。在此期間,一位中國留學生出現了高熱、譫語、不省人事,他的女朋友哭着求助於我。當時我也沒有藥,只得問他們家裏有沒有自備藥。所幸的是,他們正好有一種叫「新複方大青葉片」的中西藥複合劑。當即就讓病人服用了4片,4個小時後,女孩告知體溫下來了,人也清醒了,於是讓她乘勝追擊,繼續用藥。3天後,這留學生就能喝粥並下床活動了。而在當時墨爾本,同期感染的人中已有死亡報道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用中成藥救治的禽流感患者,也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了流感的威力。不過用我們老祖宗的辦法,第一次就戰勝了讓西方人為之色變的流感病毒。

沒想到魔咒還在繼續!2018年開年,美國就迎來了第一波流感死亡高峰,美國CDC的數據:2018年第一周流感引起的死亡人數高達1141人,之後連續六周單因流感而死亡的人數每周都有上千人(第二周1478人、第三周1563人-最高、第四周1354人、第五周1247,第六周1122人、第七周1029人)。美國一度出現恐慌,《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道,將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傳為2月網紅,被中國各大新媒體爭相轉述,並冠以「川貝枇杷膏美國走紅一瓶400多」,賺取了不少中醫粉們的興奮與歡呼。以下是美國2月初流感的地域分佈圖,超過半壁江山被流感染紅,美國人民這回是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了!

截止2018年3日美國全國流感第5周流感的地域分佈圖

截止2018年3月24日美國全國流感每周死亡率(最高~11%)的分佈圖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全國法定傳染病疫情概況」中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12月——2018年2月三個月中,全國(不含港澳台,下同)共報告法定傳染病分別為699850、827781、520152例/月,死亡2198、1692、1037人/月。其中,甲類傳染病中鼠疫報告發病1例、死亡1人,霍亂無發病、死亡報告。報告發病數居前5位的病種依次為病毒性肝炎、肺結核、梅毒、淋病以及猩紅熱,乙類傳染病報告病例分別佔總數的93%、96%、96%。各種傳染病加在一起,在中國每個月的死亡人數在1000-2000人。

是中國人對流感有免疫力?還是美國人太嬌氣,一有季節性流感就死翹翹了?

要我說,都不是!

而是老外沒有「京都念慈菴」!沒有「胡慶余堂」!沒有「同仁堂」!」…沒有我們老祖宗的中醫護法!

說到中醫,必須提一下2003年的SARS,雖然其影響還上不了大流行的排行榜,但當時對中國大陸的影響可謂空前絕後,採取的隔離措施史上最嚴、給予的治療方案史上最強,帶來的後遺症——股骨頭壞死也是史上最嚴重的。但無論在廣州還是在北京,凡是經中醫治療的患者,死亡率都大大降低。

所以,2003年5月,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兼衛生部部長、全國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揮部總指揮吳儀與在京知名中醫藥專家舉行座談時,充分肯定了中醫診治SARS的療效,特別指出「早期中醫藥的介入對改變疾病的最終結果可能產生良性影響。中醫藥參與治療可減少合併症,降低死亡率。」

國醫大師鄧鐵濤在其「論中醫診治非典」一文中明確指出,「中醫辨證論治不把着力點放在對病原體的認識上,而在於關注病原體進入人體後邪氣與正氣鬥爭所表現的證候,這些辨證論治的理論及方法歷傳兩千多年,正是戰勝非典的武器庫」。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當天,2018年4月17日,一則新聞驚到了我:「西班牙流感肆虐!已致逾900人死亡」!難道「西班牙流感」是揮之不去的魔咒!像胡漢三一樣,百年之後又回來了?!

無獨有偶,中國新聞網同時還報道了「罕見寒流』回馬槍』加拿大多倫多等地遭遇冰災」!寒流之時難免傷寒,流感會不會……不敢想!

回望流感百年歷史,為我們未來和流感的持續戰鬥提供了寶貴經驗!

作者:藥學部副主任 主任藥師 楊莉萍

編輯製作:宣傳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745353_386893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air-add.com/109247.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