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婚姻里,什麼樣的吵架最傷害夫妻感情?

婚姻里,什麼樣的吵架最傷害夫妻感情?

作者:Heidi 發表日期:04 分類:

婚姻里,什麼樣的吵架最傷害夫妻感情?

「相互指責」與「雙輸遊戲」

一位丈夫回家之後發現妻子沒有做飯,屋子裏也亂七八糟的,他很生氣地說:「我加班那麼辛苦,回家了連一口熱乎飯都吃不上。怎麼現在什麼都要我操心?」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妻子也在加班,只是比他早到家十多分鐘而已。感覺委屈的妻子說:「我工作也很辛苦,好嗎?結婚的時候你說要疼愛我,現在呢?家務都是我做,孩子你也管得少,你怎麼能這麼自私?」

你可以想像故事接下來的走向了。這樣的故事,在很多親密關係中,就像很多已經寫好的劇本一般,周而復始,循環往復,我們卻如此規矩地遵照這樣的劇本出演,並在某種程度上十分認真投入。

在英文里有個詞,叫「blame game」,就是指相互指責的遊戲。我們之所以叫它「遊戲」,是因為我們都深諳遊戲規則,並且非常地配合彼此。其實,只要其中一方停下來,不再指責對方,試圖理解對方指責背後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遊戲也就結束了。但是,我們卻不願意,我們寧願在對方說:「你怎麼能這麼做呢?」的時候,回嘴說一句:「你做得也不怎麼樣吧!」每個指責的背後都有一個對方希望或者更喜歡的表達,比如當對方說:「你怎麼就聽不懂話呢!」還有一個他(她)沒有表達的意思是:「我多希望你能理解我啊,如果真沒聽懂,能不能不假裝你聽懂了,而是再來問問我呢?」

你可能要問:為什麼在很多時候「根本停不下來」?我想,這就涉及哲學家福柯總是提到的「權力」。吵贏對方,這本身是一種權力的體現。在我們的主流文化中,權力之爭無處不在。我們從無處不在的權力和競爭機制中學會的,就是如何去「贏」。卻很少有人教我們,在愛這件事情上,我們要做的,恰恰是放棄權力之爭,真正開始彼此合作。

我們可以巧言善辯,我們可以在對方指責我們的時候,反過來更加猛烈並且精準地指責對方,但這一切語言上的「勝利」都會讓我們輸掉關係。當語言變成一種彼此攻擊的武器時,愛的空間就被扼殺了,關係本身就變成了一個戰場。

「面對問題」與「變成問題」

在我們的主流文化里還有一種趨勢,就是病理化每個人。在這方面,傳統心理學可以說是做得非常「出色」了:我們創造出了各種精神疾病,厭食症、抑鬱症、焦慮症等等,而且,這些標籤每天還在增加着。

我們仿佛在不斷創造着人的某種「內在缺陷」,然後,再去分析它們的成因,最後找出所謂的解決方案。可是,這種不斷將人病理化的做法究竟給我們帶來了什麼呢?當不斷病理化他人的認知方式,開始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又給我們的關係帶來了什麼?

我曾看過一篇文章,大概是講關係其實並不需要那麼多的「磨合」,而是「應該」自然而輕鬆。我不想去探討這個觀點本身,但是,它的背後的確有一個很主流的想法:有適合我們的人,也有不適合我們的人。這句話的確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僵化地奉行它,就會陷入一個可怕的循環:每當我們的關係遭遇挑戰時,我們就開始問自己「這個人真的合適我嗎?我是不是應該換個人呢?」

人是變化的,流動的,是有多種可能性的。在一段關係中,如果我們一遇到挑戰就懷疑對方是否合適,其實,我們是把對方看成了一個只有一種可能性——僵化的個體。合適這個詞的背後,有太多固化的分類和刻板的看法。

為什麼要講「合適」這個詞呢?因為判斷一個人是否合適,和在爭吵中,我們去責備對方有人格缺陷,它們背後的認知方式,其實是如出一轍的。主流文化讓我們習慣性地病理化彼此,以至於每當我們的關係遇到挑戰時,首先想到的不是情境和文化如何影響了我們的表達,而是開始病理化對方,覺得對方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後現代敘事療法的創始人之一麥克懷特曾經說過:「人不是問題,問題才是問題。」如果我們的伴侶在爭吵時經常表現得很憤怒,我們也許不應立刻給他貼上「他有情緒問題」或者「他有情緒障礙」這樣的標籤,然後「追根溯源」地想要看看他小時候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而是一起看看憤怒是怎麼影響他的?又是怎麼影響我們的關係的?憤怒本身可能是個問題,但這不是他的問題,而是你和他共同面對的問題。

如果我們在關係遇到危機的時候,能夠放棄去病理化對方的衝動,意識到我們並不是彼此的問題,而是共同面對問題的夥伴,也許就有了把問題轉化成機會的可能。這個轉變聽起來很微小,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改變。

「懷疑關係」與「懷疑對方」

吵架時最傷人的,恐怕就是——我們開始懷疑關係本身,或者我們開始懷疑對方的人品和人格。

有一次,我跟男友吵了架。因為我獨自去看電影,但是,當他問起我的行蹤時,我沒有告訴他。他非常生氣,我非常委屈。那天,我們吵得差點兒就「崩盤」了。他說,他受不了我「先斬後奏」,而我覺得,他在懷疑我的人品。我們幾乎就要陷入到模式化的互相指責的遊戲里了:我告訴他,他也沒有匯報他的行蹤,所以沒資格來說我;他告訴我,我的隱瞞讓他覺得無法信任。可是,我們沒有繼續下去,而是選擇了停止。

我跟他說,隱瞞他的事情,的確是因為擔心他知道我一個人去看電影了會生氣,但是,看他這麼不開心我也不好受。而他告訴我,其實,他是很擔心我背着他去見其他男生。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立刻就不生他的氣了。這是他的脆弱,願意把他的擔心和脆弱跟我分享,這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氣。並且,他這無中生有的吃醋,讓我還覺得有一點可愛。

最後我們約定,以後他問我在哪裏,我會立刻如實的回答;而他在我們分開的時候,也多跟我講講自己那邊發生的故事。

當然,我們本來可以把事情上升到彼此人格的缺陷:他覺得我是一個喜歡騙人的不可信之人;我覺得他是一個小心眼又猜忌心重的人。這個時候,我們就會把彼此變成「問題」,而不是一起去面對困擾我們的問題。

沒有人喜歡被某個定義捆綁,尤其這個定義還是一個病理化的標籤。當我們把問題內化為對方的人格缺陷時,我們在做的事情,其實是限制了一個人和關係的可能性,是扼殺了共同面對困境的可能性,也是讓關係陷入絕境的一劑「催化劑」。

「關係故事」與「吵架故事」

心理學家肯尼斯·格根曾說過,我們每個人都帶着過往關係中的所有可能進入一段關係,過往的成千上萬種關係,就像很多片羽毛一般,在關係中構成了一個翅膀。而關係中的另一個人也帶着很多種過往關係的可能性,兩個人的翅膀聚在一起,會產生無數種可能性。

是的,我們關係的故事,遠遠不止是「吵架的故事」。

就像每個抱怨的背後都有一個願望一樣,每個吵架故事的背後都有更多相愛的故事。每次彼此的誤解背後,都隱匿着彼此溝通和理解的期待,它們是可能性的種子,也是一個被我們忽略的故事。我們都太習慣於講述一個問題故事,而那些溫暖的、甜蜜的、美好的故事,往往沒有機會被好好地說出來,它們同樣需要被我們看到。

吵架可能是過往關係中的一種可能,但它也只是一種可能性。我們也許可以放下彼此指責和病理化彼此的衝動,然後,創造一種新的共同面對問題的方式。當然,這件事情真的很難做到,但也許每次當衝突來臨時,都是我們重新創造彼此喜歡的、溝通方式的機會。


本文來源:http://health.qq.com/a/20180417/019107.htm

Tag:
本文鏈接:https://www.hair-add.com/107963.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