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夜班來了個男人:我就喝了5口百草枯……

夜班來了個男人:我就喝了5口百草枯……

作者:Estelle 發表日期:04 分類:

在急診科里才深深體會那句:無常和明天,永遠不知道誰會先到來……

現在是凌晨1點,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是睡夢正酣的時候,而在急診科里,各種故事正在如火如荼地上演……

1

今晚接班以後病號就各種奇葩……

來了一群男的,各個看起來威猛無比、開好車、帶大粗鏈子、抽好煙、挎大包、裸着上身、滿身紋身、渾身是血。隨行的那些也都白衣黑褲、皮鞋蹭亮,一看就是一群夜場男。

就在我們CT、拍片一番檢查,縫合包紮好不忙碌時,他的「朋友們「也陸陸續續來得越來越多。不得不說,夜場男人的女朋友們也都很不一般,半夜臉塗的煞白煞白,裙子短得跟沒穿似得。在傷得輕輕重重的男人們中,也沒見哪個女人花容失色,大家不咸不淡一邊站着,都是美麗的風景。

2

今晚估計不能睡了。

那些夜場的男人還沒處理完,進來一個30多歲男的,上來就說我要看病。

我問:你怎麼了?他說:喝了點藥,

我問:什麼藥?他說百草枯。

我問:你喝了多少?他說:就5口吧。

我問:你咽下去了?他說:咽下去了。

我問:你為什么喝?他說:鬧了點矛盾。

我問:你喝酒了,他說:喝了瓶。

我急的站起來了說:你家裏人知道嗎?趕緊讓你家裏人過來。

他說:不用,你給我開點藥吃就行。

我讓他聯繫家裏人。他說你這裏看病太麻煩,不看了,然後就走出去了。

在現有的醫學資料里,大家都知道百草枯沒有解毒劑,只要喝的確實是百草枯,超過5毫升基本是必死無疑的。5毫升是什麼概念,對於成年人不過一口痰。

他現在還沒有什麼感覺,幾個小時候就會胸悶、憋氣。幾天後死於肺部纖維化後的多器官功能衰竭。你說鬧矛盾你摔摔打打也就罷了,你喝點安定啥的也就罷了,你喝百草枯,才34歲,後來他母親來了,看那滿頭白髮的老人,我都不知道怎麼開口,他現在看起來沒什麼感覺,好像我們危言聳聽嚇唬人,唉……

3

現在是04:36,這個夜班不算是很忙,不過來來去去的病人都很「有故事」。

一個33歲的闌尾炎女性患者,血壓很低。病房裏走廊上都住得滿滿的,沒辦法,只能把她先留這裏。陪病人的是她妹妹,那妹子也挺有意思,自己坐外面不進來陪着,上廁所也不管她姐姐,出去喊了好幾趟我才發現原來那妹子在外面和別人燉電話粥。半夜四點長聊肯定不是同性吧?要是哪個女朋友半夜四點給我打電話,又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僅僅想和我聊聊天的話我肯定會臭罵她一頓。當然如果情意正濃實在相思難耐,那就另當別論了。

兩張床上的病人也都很奇葩。東邊是倆妹子,西邊是倆大老爺們。兩個大男人擠一張床上抱那麼緊相擁而眠,倒是也挺溫馨的,好在這兩個爺們一不打鼾,二不腳臭,要不這屋子裏正常人還真呆不下去。

剛剛又來了一對男女,小伙子用啤酒瓶在自己頸部上扎了很大很深一個洞,一看就是情侶間鬧矛盾了,為情所困乃至自殘。看着小伙子年輕生猛一臉無畏的面龐,心想年輕真好啊,不光讓人對生活和伴侶充滿無限勇氣,也讓人敢為愛視死如歸。年輕的時候覺得為愛所傷就要自殘,其實人等到了一定年紀才會明白,最深的痛不在軀體上,而在心裏。

4

天快亮了,病人又來了。

凌晨5點多的時候120從北宮街拉回車禍患者。兩個人可能是準備去擺攤賣早餐,結果騎電動車時讓車撞了。這女的傷得很重,好幾處開放性骨折,呼吸也是那種重度腦幹損傷後特有的呼吸狀態,神經外科的值班醫生倒是乾脆,下來會診看過片子後立馬就同意收了上去。

外面天已經亮了,對於很多人而言,這不過是一個尋常的夜晚,但是對於那些凶多吉少的病人和他們的家屬而言,這就是悲傷且絕望的一天吧。

古人講旦夕禍福,其實那時候車馬稀人聲慢,哪裏像現在大街上到處車滿為患,這些現代化工具的便利顯而易見,傷害也是猛於虎。在急診科里才深深體會那句:無常和明天,永遠不知道誰會先到來……

版權申明 |本文原創 歡迎轉發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960726_377326

Tag:
本文鏈接:https://www.hair-add.com/110450.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