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肺癌新藥:一代更比一代強

肺癌新藥:一代更比一代強

作者:Elizabeth 發表日期:04 分類:

1

這兩天注意到一個好玩的事情,就是發現搞新藥研究的人都有點傻。為什麼這麼說?

你看,非小細胞肺癌,有幾個EGFR突變的靶向藥,比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患者本來吃得好好的,美國FDA突然批准了一個泰瑞沙,說是可以一線使用來治療發生轉移的非小細胞肺癌,直接取代前面幾個藥物。

前面那幾個藥物屬於第一代的EGFR 靶向藥,泰瑞沙,也就是坊間熟知的AZD9291,屬於第三代靶向藥。三代和一代之間本來還有一個二代,結果泰瑞沙這車開得有點猛,因為效果比較好,在中國超車超在了二代之前上市。看現在的樣子,要把一代藥的車也超掉。

所以有人想不通了,比如說這吉非替尼和泰瑞沙都是同一個公司生產的,吉非替尼還沒賣幾年呢,自己把自己的產品幹掉,累不累啊?

你再看看,中國的藥酒,可以輕輕鬆鬆佔領市場二百多年,哪怕經歷戰亂,只要秘方沒有全被戰火燒掉,就能申請一個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這裏,年紀不是包袱,反而是一種資產,而且在資產和好藥酒之間,只缺一個電視螢幕。

相比之下,現代的新藥浪打浪,前浪死在後浪上,做新藥的人和公司不但累,而且傻!

2

其實這裏涉及到了兩種不同的商業模式,一種是靠文化吃飯,而另外一種是靠創新吃飯。在靠創新吃飯的模式里,如果不創個新把自己的舊飯碗砸掉,別人也會來砸。

以泰瑞沙為例,阿斯利康雖然有之前的吉非替尼(易瑞沙),但是市場上還有競爭者厄洛替尼,在中國甚至有國產的埃克替尼,等專利過期之後還有無數的仿製藥出來,獨領風騷不但到不了幾百年,連幾十年都不可能。

唯一能夠勝出的機會,就是做出一個更好的飯碗,不但把自己舊飯碗砸掉,也把競爭者的飯碗砸掉。

這是一個良性的競爭,因為給患者帶來了實際的好處,這點最重要。

3

三代靶向藥比一代有多好,其實我們前面已經報道過。如今FDA批准泰瑞沙作為一線治療,只是一個意料之中的事,根據就是之前報道過的三期臨床試驗FLAURA的結果。

在這個名為FLAURA的三期臨床試驗中,泰瑞沙治療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達到18.9個月,而一代EGFR靶向藥物組(易瑞沙、特羅凱)只有10.2個月,泰瑞沙把這個指標幾乎延長了一倍。此外,泰瑞沙把中位持續緩解時間也提高了一倍,一代藥只有8.5個月,而泰瑞沙有17.2個月。對於腦轉移,泰瑞沙也有更好的效果。

不但效果好,泰瑞沙的安全性也更好:使用一代EGFR抑制劑的有 44.8%的人曾出現≥3級(比較嚴重)的不良反應,有18.1%因此中止治療;相比之下,使用泰瑞沙的患者只有 33.7% 曾出現≥3級的不良反應,有 13.3% 中止治療。不過,EGFR靶向藥的這些副作用,主要也就是腹瀉、皮膚上的反應,跟化療藥物比起來還是舒服多了。對於皮膚反應,一代藥是皮疹,而泰瑞沙這方面的副作用已經減少,主要問題變成了皮膚乾燥。此外,泰瑞沙對肝的副作用也減少了。

4

FLAURA臨床試驗的結果在去年歐洲腫瘤內科學會年會(ESMO)上報道之後,泰瑞沙已經成為一線治療的方案寫入了NCCN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指南之中,所以被FDA批准已經基本沒有懸念。

不過,這是在美國。在中國,泰瑞沙還沒有成為一線治療方案,但是這不見得是件壞事,因為目前進入醫保的一代靶向藥已經很便宜了,甚至比化療還便宜。

對於產生一代靶向藥耐藥性的患者,如果EGFR有T790M突變,那泰瑞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藥。然而更好的是,泰瑞沙的價格越來越便宜了。

我們前面介紹過一個跟泰瑞沙相關的保險,可以減少患者的經濟負擔。

同時,在中國,已經有部分省市,讓泰瑞沙走進了醫保。

所以,患者只需要挺住,讓藥企去良性競爭,就會等到更便宜的藥、更好的藥。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延伸閱讀:

關於肺癌:

(作者:張洪濤,筆名「一節生薑」。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病理及實驗醫藥系研究副教授,研究領域:癌症的靶向治療以及免疫治療。著有科普讀物:《吃什麼呢?——舌尖上的思考》,《如果舌尖能思考》。可以談最前沿的醫學研究,也可以講最通俗的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8851782_10003869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air-add.com/109776.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