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你向醫者致敬,醫者向誰追責?

你向醫者致敬,醫者向誰追責?

作者:EmilySarah 發表日期:04 分類:

今天,某央媒官微下面,掀起了一個向醫生致敬的小高潮。

該官微轉發了江蘇新聞的這樣一個報道:【兩天連做25台手術,醫生腳腫成「大象腳」】4月4日,江蘇淮安婦幼保健院醫生張春花拍下自己的「大象腳」,發到朋友圈自嘲:手術終於結束了,腳腫的連鞋都穿不進去了---兩天內,張春花喝同事做了25台手術,工作超26小時。因長時間站立,腳腫的臉走路都困難---醫者仁心,致敬!

看到那些「希望這樣的好醫生越多越好」的評論,我只覺得嘴裏發苦,內心冰涼。

如果我們不是那麼健忘的話,我們應該記得:僅僅在張醫生曬自己大象腳的5天前,我們剛剛告別了一個年輕的同行:2018年3月30日,江蘇省鎮江市第一人民醫院研究生規培學員顧健,在交班後不幸猝死。

如果我們不是那麼健忘,我們應該記得,就在2個月前,我們險些失去兩個同行。2018年1月27日,連雲港市第一人民醫院兒科兩名醫生郭佳麗喝陳龍因為長時間超負荷勞動,相續倒在工作崗位上,以至於醫院不得不將兩個院區的兒科門診停掉一個。

如果我們不是那麼健忘,我們應該記得,就在不到4個月前,安徽省年僅31歲的醫生方培虎倒在了工作崗位上。

這個令人心碎的名單,可以列很長很長。在最近的這些年,幾乎每個月,都有同行倒在工作崗位上。

面對這些倒在工作崗位上的醫生,我們的絕大部分媒體都視而不見置之不理,因為他們畢竟知道些廉恥,實在不好意思將這些案例作為正能量宣傳。

與很多人以為的相反,中國醫療保障水平絕不落後。中國事實上為國民提供了遠超國力許可的優質醫療保障。

但這種保障,是以中國醫務人員的巨大犧牲為代價的。

既然國力無法承擔這種高水平的保障。我只好強行壓低勞動價格,強迫醫務人員以高強度長時間的廉價勞動來維持醫療體系的運轉。

在畸低的收費標準之下,為了節約成本,為了維持醫院運轉,讓醫務人員進行超負荷的勞動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這種運行模式,極大的損害了醫務人員的健康。也導致醫務人員工作猝死事件層出不窮。全國醫務人員苦不堪言。

2018年1月8日,在全國衛生計生工作會議上,總理批示的十件事情中,明確包括:充分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主動性。加快推進薪酬制度、職稱等改革,落實醫學科研、休息休假等政策,創新人才評價機制,嚴打涉醫違法犯罪,營造尊醫重衛良好氛圍。開展首屆「中國醫師節」活動。

在其後舉辦的中國醫師協會在第四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上,在大會上,國家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提出:「要關心醫務人員的身心健康,執行好醫務人員休息休假的制度」。

領導的批示,對長期加班加點高強度長時間超負荷勞動的醫務人員而言,可謂久旱逢甘霖。然而殘酷的事實很快證明,這不過是又一次的畫餅充飢。

在這起媒體和網民歡呼致敬的「大象腳」事件中,當事醫生2天工作26小時,平均每天工作13小時。身體健康受到嚴重摧殘,雙腳腫脹如大象腳。

中學時候,我們學過一篇課文,名字叫《包身工》。課文中的包身工,每天要工作12個小時,比我們媒體和網民致敬的這位醫生還少1個小時。

我不知道這幾位記者在讀《包身工》的時候,有沒有向那些可憐的包身工們致敬的衝動?!有沒有打算把這張嚴重摧殘健康的高強度長時間勞動,作為正能量來宣傳?!

我們的黨,是馬列主義政黨。馬克思主義從誕生那天起,就旗幟鮮明的維護勞動者的權益,前仆後繼的為勞動者的權益進行殊死的鬥爭。

勞動者的權益,包括獲得合理薪酬的權利,也包括李總理和李主任強調的休息休假的權利。

為了保護勞動者身體健康,為了保護勞動者休息的權利,馬克思主義政黨帶領全世界勞動者,奮鬥了一百多年!

這張大象腳的照片,不是什么正能量,這張照片清晰明確的告訴了我們:高強度長時間的加班加點,是如何嚴重傷害我們醫務人員身體健康的。這張照片清晰明確的告訴了我們:我們臨床醫務人員的工作生存狀況是何等的令人觸目驚心!

這張照片中的醫務人員是可敬的,為了患者的利益,她們不顧個人健康,加班加點長時間勞動。

但從社會的角度,從管理者的角度,這種事情的發生是極其醜陋的,是極其惡劣的。這不僅是對醫務人員健康權益的嚴重侵害。讓醫生在極度疲勞的狀態下進行手術,本身也是對患者的極度不負責任!

偏偏我們的某些領導,某些媒體人,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他們如同那些瘋狂的喜愛女性小腳的人一樣,內心扭曲變態,以畸形為美,以醜陋為美。

明明是一溝充滿着破銅爛鐵和剩菜殘羹的死水,他們偏偏要讓銅去綠成翡翠,讓鐵罐上繡出幾瓣桃花;讓油膩織一層羅綺,讓黴菌給他蒸出些雲霞。

我在上小學的時候,曾經有一個同學寫過一篇文章,講村裏的一個八十多的老大爺,拄着拐杖顫顫巍巍的挑着水桶去打水。在這篇文章的最後,他以老大爺為榜樣謳歌了中國勞動人民的堅韌頑強。

我至今記得,我們語文老師暴怒的講他的作文本撕成碎片扔到他臉上,衝着他怒吼:這要是你親爺爺你咋辦?你是哭着衝上去幫他卸下肩膀上的水桶?還是站在一邊沒心沒肺的謳歌他的堅韌頑強?!

這位同學我多年不見,不知道是不是去央媒當記者了。

我不知道,如果這個大象腳的主人是這位記者的母親妻女姐妹,他是會心疼的淚流滿面,還是會恬不知恥的為正能量歡呼?

你向醫者致敬,醫者向誰追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741879_110618

Tag:
本文鏈接:http://www.hair-add.com/102729.html

熱門文章

分類目錄